过年相亲旺季,怎么逃

杨小雨以为离开老家到上海工作,就可以逃避爸妈。哪里想到,每一个爸妈在单身女儿面前都有通天的本领。

一年以来,他们不知道哪来那么多朋友,找到了那么多在上海工作的男青年,给杨小雨安排一个又一个相亲。

“不是要你马上结婚,先谈一个放着也好!”

“随便找一个行了,要求不要太高。那个男生我看就很好。”

“你对未来不负责任,爸妈能不替你操心吗?”

“就当是为了爸妈,去看一眼吧。”

本想着过年回家该安稳一阵子了,但杨小雨现在发现,她是逃不了这个五指山了。

过年正是相亲时 花落谁家仍不知

“有一种老,叫你妈觉得你老。”胡文慧不禁叹了口气,旋即对着杨小雨坏笑:“那你知不知道这次相亲对象是个什么样的男生啊?”

杨小雨回忆起那天晚上撞到的对话。在外闲逛到索然无味,杨小雨回到了家。厨房里,老妈正和一个人聊着天:

“现在在哪?”

“还在上海。”

“那近。哪天能到?”

“快了,快了。你别急。”

“个头怎么样?”

“大块头。”

“不要太轻。“

“放心放心,78呢。”

“白净吗?”

“白白净净的,福气,都夸不错。”

“妈,你们到底在聊什么啊?”杨小雨忍不住推开了门,注意到妈妈正拿着笔记着什么。

王翠兰收起记事本,变了脸色: “小雨,来来来,叫孙阿姨。她以前可是县医院的主任医生,退休后成了妈妈广场舞团的领队。”

一个约摸五六十岁的阿姨,一张圆脸,皮肤雪白,体型臃肿,戴一副老花镜,猫似地将眼睛眯成一条缝,身体前倾,上下打量着杨小雨。

过年正是相亲时 花落谁家仍不知

“那个孙阿姨一看就是个媒婆。”夕阳渐渐西沉,杨小雨双手托着下巴,生气地咬着嘴唇。

胡文慧脑海里勾勒出相亲男的基本状况:报78体重,男方大概率在78±5这个区间。福气+白净+大块头,很可能是个高个白胖子。

“听起来不错呀,要不就去见一下呗,见一下你又不会少块肉。再说,少块肉不正好么?”胡文慧对着杨小雨坏笑道。

“打死我也不去,我已经受够了!”杨小雨白了胡文慧一眼。

跟闺蜜文慧吐槽一下午之后,杨小雨缓缓走在回家的路上。越想着这一年的相亲经历,心里越憋屈,越气愤。

比起相亲,在城市里生存才是头等大事。工作两年,存款刚到五位数,穷到尘埃里。逐渐步入职业瓶颈期,每天都在为职业规划痛苦思考。闹钟,地铁,上班,外卖,上班,加班,回家,夜宵……日复一日,不知到何时。

好不容易周末想休息下,又被安排去各种相亲。这还算了,关键还总碰上各种奇葩男。

有个直接带着女朋友来,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。“拜托,难道我情愿么?”

有个吃饭时还好好的很有礼貌,结果当天晚上就把杨小雨微信拉黑了。“我又不是小三要纠缠你,再说,就你那样我会纠缠你?”

有个故意把相亲约在晚上,吃完晚饭后,就各种暗示去开房。

还有个最奇葩,上来第一句就是:你还是处女么?不是处女我不考虑的。

越想,心里的委屈就越多,就越气不打一处来。不知不觉,杨小雨就到了家。

王翠兰正坐在沙发上,见女儿回来,忙满脸堆笑:女儿,回来啦?

不等杨小雨反应,王翠兰就抓着女儿的手拉到沙发边:来,坐下,妈跟你说个事儿。

听到这一句,杨小雨心里的无名之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。一路上的气,一下午的郁闷,一整年的憋屈,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。

过年正是相亲时 花落谁家仍不知

杨小雨突然猛地挣脱了王翠兰的手,大吼道: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事!

王翠兰显然被这一幕吓到了,一下子怔在了那里。

“我告诉你,我已经受够了!”杨小雨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,但已经控制不住情绪。

“妈,你知道吗?整整一年,我觉得自己就像超市货架上贩卖的猪肉。”

王翠兰瞪大了眼睛。

“我就那样被翻来覆去翻来覆去翻看新鲜程度,挑挑拣拣吵吵嚷嚷讨价还价。”

王翠兰欲言又止。

“而我,还被你!”杨小雨指着王翠兰,“我的亲妈,迫不及待地贴上打折标签!是啊,在你眼里,我哪还有挑顾客的资本。”

过年正是相亲时 花落谁家仍不知

王翠兰的眼神暗淡了下来。

杨小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。

“我就是不明白,你就对你的女儿那么没信心吗?你就那么着急我出嫁么?是不是我从小就是你们的累赘?你们就这么急着要把我送出去?”杨小雨的声音越吼越大,开始抽泣。

“我知道,我就是给你们丢人了呗,这么老大不小了还嫁不出去。”

王翠兰开始默默抹起眼泪。

“我现在算是明白了,你们关心的根本不是我的日子,而是你们自己的面子!”杨小雨终于忍不住,开始嚎啕大哭,并把手机重重的扔在沙发上的记事本上,“我知道你要跟我说什么事儿!不就是又要让我去相亲吗?告诉你,你今天再让我去相亲,我就去死!”

“不是……”王翠兰慌忙站起身要去扶杨小雨,却被杨小雨一把推开。

“不是?我不知道你到现在还有什么好隐瞒的!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你以为我没看见你微信吗?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记事本上写的都是什么吗?”说着杨小雨一把抓起记事本翻开。

空气,却在此时凝固了。

杨小雨盯着手里拿的记事本,突然像被点了穴一样,一动不动。

记事本上没有她以为的相亲男资料,却密密麻麻记着:

过年正是相亲时 花落谁家仍不知

看着女儿疑惑的眼神,王翠兰开口了:

“女儿,妈没有安排你相亲。皮肤头发状况这么差,工作没少受罪吧。孙医生说了,坚果营养高。你工作压力大,该多吃点坚果补补。她说百草味的坚果好吃白净,个头大,质量有保障。”

“最近网上办年货节都在打折,特别划算。我就背着你让孙医生帮忙买了几个78块的百草味年货坚果礼盒,让你知道妈不光会给你朋友圈点赞,还能从网上买东西。你看,今天刚从上海寄到,妈厉害吧。”王翠兰说着得意地指了指沙发旁几个红红火火的坚果大礼盒。

帮杨小雨抹了抹眼泪,王翠兰拉着小雨一起坐到了沙发上:“其实妈刚刚就是想跟你说,以前妈让你相亲,都是妈不好。这一年,让你受委屈了。妈在你回来前,就想通了。人这一辈子不长,没什么非得怎样。管什么人家不人家,成家不成家。不开心不健康,成家也没家。你开心你健康,咱家就是最好的家。”

厨房里,排骨海带汤咕嘟咕嘟的煮着,香气四溢。灯光温柔,杨小雨又一次没忍住眼泪,紧紧地抱住了王翠兰。

过年,正是家人相亲时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留宜福利楼 » 过年相亲旺季,怎么逃

赞 (4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